黄秀红---中国文明网

机电学院浏览次数: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09

  黄秀红,1947年12月,德化县龙浔镇英山村农民。黄秀红36岁那年丈夫因中风瘫痪在床,从此她独自挑起了家庭的重担,照顾丈夫起居,抚育6个孩子长大成人;73岁的她用三十七年的光阴,诠释最朴素真挚的爱情和亲情。

  1944年,李胜利出生在英山村一户普通农家。出生没几年,他的父母亲就相继离世,膝下无子的养母待李胜利视如己出。成长的历程虽然清贫辛苦,但他仍靠着自己努力,让日子一天天地好起来。1957年,他经人介绍与家住永春呈祥乡的黄秀红喜结连理,婚后过着跟大多数人一样平淡幸福的生活,并先后生育了6个子女。

  1982年正月,春节刚过完没多久。当时已是英山村党支书的李胜利接到通知,第二天要去德化县城开会。“你一天到晚都不在家,村里的大小事你都记着,家里的事你都不管,都是我在做。”黄秀红向他抱怨。40多天前,黄秀红刚生下小儿子。因为家里正在盖房子,丈夫又一心扑在工作上,无暇顾及小家,为此还在坐月子的她只能拖着虚弱的身体,背着尚在襁褓中的孩子,到新房那边监工,有时还需要当小工帮忙搬运石头,夯实房子的地基。

  到县城开会那天,李胜利早早地起床,喝了碗稀粥配咸菜,跟黄秀红说了句“去开会了”,便骑上自行车出门。当天下午,回村的路上,李胜利顺路与其他村干部一起到村集体种植的芦柑园查看。当晚回到家中,累了一天的他吃完晚饭后,便早早地上床睡觉。

  “胜利,起床吃饭了。”第二天上午,黄秀红像往常一样煮好稀饭,叫丈夫起床。

  醒来后的他起身坐在床上,拿起放在床头的衣服穿了起来。此时,命运向他露出了狰狞的一面,当他穿完一个袖子,准备穿另一个袖子时,整个人突然瘫软倒在床上。“胜利,你怎么了?”突发的意外,让黄秀红一下子慌了神,一路小跑过来想要扶起瘫倒的丈夫。由于丈夫块头较大,她瘦弱的身子无法独自支撑,急忙呼喊孩子们来帮忙。即便如此,他们都没能完全把他扶起来。于是,她赶紧让孩子到邻居家求助,一边帮丈夫搓揉手臂按摩。此时,黄秀红才发现,丈夫嘴巴歪到一边,竟然尿裤子。这是典型的中风症状,但当时身在农村大多数人并不懂这个常识。

  发生意外,街坊四邻和亲友们陆续来到家中探望。有人提出一些迷信的方法,六神无主的黄秀红也尝试了,等到了第十四天,意识到此法无效的她才匆匆将丈夫送往德化县中医院治疗。

  “你们送来得太晚了。”医院医生摇着头对黄秀红说。为了治好丈夫的病,她拿出家中所有积蓄,开始四处找亲戚邻居们借钱。当时,德化县中医院距离英山村大约有十几公里的距离,她都是走路来回,一走经常要花大半天时间。由于来回路程较远,她都是背着刚出生不久的儿子,再带上一个7岁的女儿前往医院,一起守护在病床边照顾丈夫。家中其他孩子,则是由14岁的大女儿照顾。等医院催缴医药费了,没钱的她再将女儿留在丈夫身边,自己背着小儿子回到家中找人借钱。半年时间过去了,丈夫的病并无太大起色。能借的钱她都借了,有的亲友们看到李胜利依然没康复,也不敢再借她钱。“那时我才36岁,年纪也不算大。他们怕我抛下丈夫和孩子跑了,不还他们的钱。”黄秀红苦笑道。

  “我不会这么没良心的,会尽力去照顾他,也会努力还上你们的钱。”她向亲友们承诺,但谨慎的人依然心存疑惑。因为没钱继续医治,还欠了医院一大笔医药费,黄秀红无奈之下,只好为丈夫办理了出院手续。当时的村干部们见此也积极到医院协商,医院最终也减免了一部分医疗费用。

  回到家中,黄秀红一直期待奇迹能出现,丈夫能恢复如前。为此,她到药店买药、买针筒,回来给他喂药、打针。当时正值盛夏,为了不让卧病在床的丈夫生褥疮,她从废品回收站要来一个废弃轮胎垫在他身下,让他背部也能透气。

  家中的顶梁柱倒下了,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全部压到黄秀红身上。每天,她上山去挖芦柑坑、割芒草,赚钱买盐油。早年生产队时大家分工,耕田是个力气活,一般都是男的在做。即便后来土地分给个人,一些力气活也多是丈夫出马。“第一次唤牛耕地,牛跑了,我一个人坐在田里哭,哭完还是用锄头翻了地。”她说。

  “当时穷到家里什么粮食都没有。”黄秀红说,发芽长藤的地瓜种子没什么营养又难吃,但为了果腹,她到田间将地瓜种子挖出,削掉外皮后直接煮汤喝。白天,她到村附近的芦柑园打工,跟同事们有说有笑。傍晚回到一贫如洗的家中,看着瘫痪在床的丈夫、穿着破旧衣服满脸黑乎乎的孩子们,她的眼泪刷刷地往下掉。

  最困难的那几年,黄秀红的娘家也给了她最大的支持。农忙时节,娘家的母亲、大哥和小妹会过来帮忙一起耕田插秧手机现场报码开奖直播!父亲因为年纪大,就帮她带孩子。平时,娘家人也经常给她送一些干粮。看到黄秀红的孩子冬天里穿着破了几个洞的衣裤,冻得瑟瑟发抖,她的兄弟姐妹也主动拿出自家孩子衣服给孩子们穿。由于实在无力抚养这么多孩子,她将三女儿送给了娘家的弟弟抚养。

  每天,黄秀红在孩子们帮助下,照顾丈夫的吃喝拉撒。有时,丈夫会坐在床上,透过窗户远远地看到他们在田里忙碌的身影。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几个孩子从小就自立自强,跟着黄秀红一起下地干活。农忙时节,孩子们用瘦小的身躯挑着秧苗走在窄窄的田埂上,有时不小心踩空,整个人连同秧苗都摔倒到田里,浑身沾满了泥巴,看起来令人心疼不已。而这一幕,恰恰被远在老宅的丈夫看在眼里,眼泪也夺眶而出。回到家中,当她准备给他喂饭时,他咬紧牙关,摇头示意不吃,想把自己饿死,省得拖累他们。“我只能不停地哄他,让他不要太难过,好好吃饭养好身体。孩子们摔倒没关系,越摔越耐摔,才能经受住生活的考验,才能更加健康地成长。”黄秀红说,有时她在外劳作一天,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时,他看到了也会心疼得哭起来。

  让黄秀红欣慰的是,孩子都很懂事,由于家庭情况特殊,几个孩子都没能继续读书,只能靠大的照顾小的。大女儿14岁时就上山砍柴,儿子12岁时就会帮着挑柴去卖,回家后还帮着做家务。“只要肯吃苦,什么都会有的。”她说,三个儿子结婚时,没有买一样家具,结婚时都只有一套新衣服。如今,三个儿子都建了新房子,后来她和老伴儿也在孩子们的劝说下,从古厝搬来新家与孩子们住一起。

  “说实话,照顾他三十多年,我其实也怕了,但又有什么办法呢?其实,我知道他也苦,一有外人来,他都在一旁流泪,只要他好好的,我就满足了。”黄秀红说。如今,慢慢老去的她身体大不如前,长期操劳积累,让她患上高血压、风湿病等慢性疾病,头痛得厉害的时候,也只是去医院拿了一些药回家吃。

  “只要他还活着,我就会继续照顾他。等到哪天我先他而去,临死前我也会交代孩子们好好照顾他。”黄秀红平和地说。